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新闻文章门户

“模式化训练”使学生个性泯灭

来源: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11-25
摘要:

       ■ 对话动机

  “他们看起来也太像了,就像是一个模具打造出来的一组家具一样。”近日,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中,以此形容今年上半年他在上海招生面试时所遇到的学生。这篇文章在网络上引发强烈关注,也把秦春华和中国教育现状推到了公众面前。

  文章中,秦春华对这些公认的好学生提出了疑问:教育被简化成了一条升学直线后,所有的过程只为那个最后结果而存在——上北大或上哈佛。但考上北大以后怎么办?在他看来,上学是一个人为了实现人生目标而必须经历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件事是:认识到你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。

  对于秦春华文章中的观点,一部分人表示赞同,认为中国教育泯灭天性,积弊良多;不赞成的人则认为:成年人尚且不能完全了解自己,何况未成年人。也有一些网友表示,“模具不是我们定的,是你们。我们也是受害者”、“不是这样也不会有名校的面试机会,名校也该反思自己选拔学生的方式”。

  昨日,秦春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,讲述了他对中国教育的思考。

  ■ 对话人物

  秦春华

  男,汉族,1975年3月生,宁夏银川人。经济学博士,研究员。

  现任北京大学教务部副部长,考试研究院院长。

  1 [谈上海面试]

  面试不按套路是刺激学生真实状态

  一个学生上来就说“子曰……”我打断他,问他叫什么名字,他告诉我之后,接着说“子曰”,我再次打断他,告诉他我不关心子怎么曰,我关心的是你想说什么。他涨红了脸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

  还有一个学生自信满满地坐在我面前,等着我问各种可能的问题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我说,我没有什么问题问你,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?她完全没有料到我会提出这种问题,顿时惊慌失措,张口结舌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

  ——摘自秦春华发表的文章

  新京报:文章中写到的上海面试结果如何?哪些学生合格了?

  秦春华:这是今年4月北大的自主招生面试,为最终的综合评价提供参考。还是发现了一些不错的学生。我们更关注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社会责任感、好奇心,对某一方面展示出来的兴趣,以及与众不同的特点。一个人的表现其实是整体综合素质和长期积累的结果。

  新京报:这次面试方式有些不按套路出牌,这是北大的一贯作风吗?

  秦春华:我们不希望学生们表现出来的都是被培训、被包装后的姿态,所以会采用一些方式去刺激他们真实的状态。但这不是面试核心的内容,更核心的还是要考查思维方式和思维习惯。

  比如文中写到的让学生向我提问,除了考查临场反应能力之外,更主要是要看学生的思维能力。其实从提问题的角度和深度,能够考查学生对事物的看法和观点,所提出的问题,本身就隐含着兴趣和好奇心。所以从提问的质量上,就可以一定程度上观测出学生的洞察力。

  但是这种面试方式不会重复出现,每次面试一定都会有变化。那些针对于北大的面试秘籍、应对措施,是不会产生作用的。我们不会让学生、家长或培训机构猜到我们会怎么做。

  2 [谈“家具”学生]

  学生需要知道未来要成为什么人

  他(她)们看上去太完美了,似乎看不出有任何缺点;他(她)们看起来也太像了,就像是一个模具打造出来的一组“家具”一样。

  他(她)们在面试中的表现也很相像。一个个正襟危坐,面带微笑而不露齿;说话时吐字清晰,抑扬顿挫,仿佛在深情地朗诵一首诗。

  ——摘自秦春华发表的文章

  新京报:针对你“家具”学生的观点,有网友说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,如果不变成“家具”,连被你们面试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秦春华: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。它是一个教育问题,但又不完全是一个教育问题。这个问题和学校有关系,但更重要的在家长。如果按照同一种模式和标准去打造一个好学生的形象,出来的必然是模式化的学生。不仅学生需要知道自己未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每一个人,包括我自己,都需要扪心自问:你未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你是在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吗?

  新京报:是不是说也和家长的期许有关?

  秦春华:中国的家长群体其实已经出现分化。对于家里的第一代大学生而言,家长仍然希望孩子通过上名校而出人头地,改变命运;但对于非第一代大学生而言,家长的期许已经发生了变化,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应对未来的生活。

  前者对教育质量没有过高要求,只要能够考上大学就行;但后者对教育质量已经提出了新的要求,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,如果所谓名校不能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,就不能应对未来的竞争,名校就没有意义。

  新京报:是国内的学生才有“家具”化问题吗?外国学生呢?

  秦春华: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教育问题,不止是中国,国外也一样。哈佛、麻省理工、斯坦福里就有不少“失去灵魂”的优秀学生,也就是耶鲁大学教授威廉·德雷谢维奇所称的“优秀的绵羊”。如何尽可能少地挑选出“绵羊”,如何让“绵羊”重新变成“狮子”,是当代本科招生和教育面临的重要挑战。

  新京报:学生为了上名校而遵从“流水线”,是因为名校情结吗?

  秦春华:中国学生和国外学生的“名校情结”不一样。国外的“名校”,实际上是从古希腊的教育传统延续下来,是贵族和精英的“俱乐部”,进入这个俱乐部,就意味着进入了上层社会。

  中国的“名校”没有这个保护机制。人们以为名校可以提供,但其实它只在刚毕业的时候可能会提供一点儿,时间长了,社会仍然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进。为什么上了北大、清华的学生中会有很多人失落?因为他们发现这和原来想像的不一样。

  3 [谈教育改革]

  单凭高考分数招生存在一定问题

  人生需要目标,但社会、学校和家庭都没有教会孩子如何去寻找树立自己的目标。我们总是要求孩子要成功,要比别人强,要考上最好的学校,但很少告诉他(她)们成功意味着什么,生活的幸福源自何处,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。教育被简化成了一条升学直线。所有的过程只为那个最后结果而存在:上北大或上哈佛。没有人告诉这些孩子,上了北大或哈佛之后怎么办?

  ——摘自秦春华发表的文章

  新京报:我国的高等教育体制是不是也存在一定的问题?

  秦春华:目前单纯以高考分数作为唯一录取依据来录取学生的制度,本身存在着很大的问题。学生能否被录取,实际上只取决于一两分之差,这就要求他们在考试上不允许出错。但实际上,谁能保证自己永不出错呢?

  我们都是在按统一的标准,把学生们选进北大清华,但更有创造力的学生可能无法在高考这样的竞争中胜出。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高校之后,再去挖掘学生的特长、激发潜力,就会变得非常困难,因为长期的重复性训练已经使他们的个性泯灭和退化了。除了在考试中取得更高的成绩,他们不知道生活中还有哪些有价值好玩的事情。

  新京报:国外高校是怎么改变“家具”学生问题的?

  秦春华:国外大学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,并且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,主要是通过改变大学招生录取的标准。最开始是不以标准化成绩为唯一录取依据,后来为了应对家长针对性的包装,发展出精密技术来甄别适合自己的学生,其间经历了相当漫长的过程,虽然不能保证所有学生都是优秀的,但至少保证了他(她)们都是各具特色的。对于这些旨在培养美国和全球领导者的名校来说,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和他人一样,因为只有不一样,才可能在未来领导其他人。

  新京报:国内大学应该怎样培养学生的个性,让他们做自己?

  秦春华:在国内大学以高考分数为唯一录取依据的情况下,当然不可能发现学生的特色,但在综合评价体系下,就有可能发现学生的不同特点,由此也会形成一种竞争机制。那些注重培养学生特点的中学,可能会为大学输送更多合格和优秀的学生,大学的培养也是一样。另外,还要给学生提供更有个性化的培养,而不是一种流水线式的模式化训练,这已经不能再适应现代的趋势。现在包括北大在内的很多高校已经在改变,给学生提供了更多的权利去选择喜欢的专业和课程,提供更多的机会去参与到真实的世界和生活当中,都是在探索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。

  我们对教育、对职业、对成功的理解都太单一,太贫乏,缺乏想像力,只是按照成人对世界的理解去教育学生,但学生要面对的是未来的社会。那个社会是什么样的,我们并不知道,学生又怎么可能知道呢?因此,只有让每一个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才能以无数个体的千变万化去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千变万化,单一的教育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

责任编辑:

最火资讯

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5588886666 邮箱:admin@zzm.hk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-6-B